强制执行湖北知金楚才公司未果,老赖有恃无恐,被欠薪者该何去何从

金色的贝 1月前 27

当我敲下这些文字的时候,距离湖北知金楚才教育有限公司恶意拖欠员工薪水,员工申请劳动仲裁已经近2年了。

1811月末,针对18年全年未发工资和绩效工资的情况,员工们权衡再三,选择了用法律的武器维护自身的权益。

从劳动仲裁到洪山区人民法院初审,再到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最后到洪山区人民法院强制执行,我们走过了漫长而艰辛的两年时间。

 

在这个世界上生存,我们从未想过自己也会走上维权的道路,更没想过这样的道路充满如此的凄苦、愤懑、绝望。

如果当初我们知道拿起法律途径维护自己正当权益,是如此饱受欺侮和折磨的事,或许我们不会选择走上这条道路,毕竟一开始我们充满了对正义的信念和期待。

更令人绝望的是,我们的案件放在偌大的国家来看,根本就是小事一桩,不过是区区几十万的工资而已,不过是拼尽权力走法律途径,最终强制执行老赖时,我们发现对老赖毫无作用。

我们对自己活着这个世界的价值产生了怀疑,也开始发现,这种事都没办法解决好,我们还有必要期待明天会更好吗?

我不禁要问,为什么要走一条根本无法保护我们权益的道路?浪费了2年的时间。

可我们还有什么别的路可以走吗?

在生活中,我们这些弱小的普通人,永远都是那么普通、和善,在工作中,我们这些人永远都是保持服从,执行任务,完成工作,可谁能想到,最后是被老板坑呢?

当我们面对不法现象勇敢的拿起法律武器,不断付出成本、付出精力时,却得到总是伤害、威胁和轻视、不屑。

我们犹如地上的蝼蚁,一粒不公平的灰往头上一落,我们就只有跪地求饶。

2018年申请劳动仲裁前,知金楚才公司就欺骗性的希望我们不走法律途径,说工资和提成会给我们;我们实在受够了这种欺骗,申请仲裁并得到支持后,知金楚才明明有钱,依然不给,等到我们向洪山人民法院上诉后,公司还是不给,并且洪山人民法院在我们证据完整的情况下,奇迹般的作出了支付70%的判决,幸好,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了适用法律错误的更正。

一开始,我们是在公司注册地高新区上诉的,但后来被转到了公司实际所在地洪山区人民法院,我们很不解,后来在多次的打交道中,我们发现知金楚才公司董事长和法人张磊与洪山区人民法院的工作人员关系走得很近,同时,这也导致了最终强制执行知金楚才公司必须偿还我们薪水时,执行效率和力度都很低很低,张磊不受强制执行的任何影响,他只是不能做高铁,不能购买豪宅豪车而已,但这影响不了任何他的生活。迄今为止他在武汉最昂贵的小区之一里面,依然宾朋满座,谈笑风生。

在疫情几个月里,洪山区人民法院没办法恢复办公的情况下,后又在执行员休假半个多月的情况下,我们的案子于202077日被法院通知终本,而强制执行开始于2020119日,于413日开始限制张磊高消费。中间的的疫情期和执行员张法官请假时间是没有办公的,却丝毫不影响我们的被迫终本。

 

 

不同意终本是没有用的。不容商量。

该走的道路都走尽了,市长热线、投诉热线,该提供的申请也提交了,追加申请、转移财产线索等等,路都走尽了后,发现无路可走了。

在强制执行期间,不断与法官通电话,央求查封账户效率高点,因为他们肯定会想办法转移财产,眼见着效率堪忧,我们一直催一直催。

期间我们问:法官求你了,我们生活真的很困难,张磊他们有钱又拒不支付,也不见我们,怎么办阿?

法官:你别问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法院该走的流程都走了。

我们:老赖不是可以因为拒不执行入刑吗?

法官:那是检察院的事,再说了,你们是有限责任公司,是公司欠你们的钱,不是个人。

我们:那是不是我们的钱要不到了?

法官:是

我们:那是不是只能我们自己去找法人张磊了?

法官:去找张磊是你们的权力。

 

张磊他们果然是“聪明”,公司卖了不说,账户上就剩1000元。工资不发,但投资款项几千万也不翼而飞,光办公室的装修都花了几百万,但其实就是个简装。

我们千辛万苦找到了转移资产的线索,想提交给法院,法官说:你们必须提供确凿的证据。

 

我们:我们只是普通人,我们不是侦探,我们只能提供线索。

法官:我们不是调查机构,我们只负责看你确凿的证据,不负责去查。

 

咨询律师,律师说,就算能提供证据,那也会被张磊认定为非法。

 

我们普通人的路,其实根本没办法选择。

而更可悲的是,在我们维权期间,我们实在被逼无奈,想通过张磊的合伙人,知金楚才唯一的实际负责人张清华,给个说法,张清华张磊却动用私人关系,找了公安局的人,给我们打电话,让我们好自为之。

张清华本是华中师范大学的人力资源课的教授,教授的是薪酬管理,但却打着华师的名义和资源,开办公司诈骗投资人的钱财。公司的业务是独家经营的,因为和考试院有莫大的关联,所以一直是盈利的,但到了张磊张清华手里,就硬生生搞成亏损状态,账户的钱既然不发工资,却也不知道去哪儿了。

我们跟华师沟通过诉求,那就是开除有诈骗行为的张清华,他也不配享有教授待遇,一个教薪酬管理的教授,却带头欺诈投资人、吞没员工薪水,却还享受国家高校教职工的待遇,张清华简直就是教师中的耻辱和败类。但华师也并未理睬。

 

给法院沟通强制执行能够到位点,希望能够接受我们的新证据,都没有成功。筋疲力尽的我们,只能按法院说的,找张磊是我们最后的办法。

只是没想到,也遭遇了空前的压力。

张磊和张清华根本不露面,我们去他所在的小区找,人不仅不露面,反而报警。我们也报警了,可警察也管不了。

老天阿,你告诉我们,我们还能去哪儿?

为什么所有的路都给我们堵死?

而就在今天,1015日,我们又接到了蹊跷的电话,自称公安局的人打到我们私人手机上,警告我们。这个警察之前我们并未接触过,我们也在之前的主动报警过程中,详细的讲了事由,而这个警察竟然完全不清楚事情,在问了我们详细事由后,给我们以严厉警告,让我们不能再去骚扰张磊。

说实话,这样蹊跷的电话,我们这是第二次遇到了,上一次也是一个自称公安局的指导员,诱我们去公安局“解决”问题。因为是私人电话,我们害怕,所以没去。

人的心,怎么可以黑到这个地步?

从一开始的信誓旦旦说偿还我们薪水,到后面的无所不用其极伤害我们,就为了赖账吗?这么些年,中饱私囊还不够吗?一定要把我们的血汗钱一并吞下吗?

张磊是退伍出身,我相信他在政法口打个招呼并不难,可有如此精力对付我们,为什么不能好好做个人呢?


上传的附件:
最新回复 (0)
    • 讨薪网——拖欠农民工工资曝光平台
      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
发新帖